call_me小萌君

请你吃糖

从激动中缓过来 突然又觉得感动

13年到18年啊 再过那么几天 又要跨进新的一年了

时间一直在往前走 但是少年人眼底的温柔和爱意始终没有改变

那种温暖就像 在某个寒风刮过的夜晚 你裹紧了风衣 回头望去 惊喜地说出那句

“嘿,你也在啊”

“是啊,我一直在”❤

今天是个快乐的bks女孩😭

今天跟同桌说了我写的沙雕文情节结果听她给我哈哈哈哈了一节数学课

哈喽,妖怪【四】


我,真的,不是,沙雕(卑微笑)

————————————————————————

李易峰这一觉睡到了大中午,迷迷糊糊一起身,脚一蹬,没想到把睡床边的陈伟霆一脚踢下床了

听到陈伟霆“哎呦”了一声,他才清醒过来

陈伟霆看着一直在哈哈哈哈的李易峰,一脸疑惑地问他:“怎么了?”

李易峰:“你做噩梦了,摔下床了”




凑合着吃了顿中午饭,李易峰才想起昨晚陈伟霆跟他提起的工作

“怎么滴了大老板,这回又让我干些啥活”

“晚点你就知道了”


大伦给陈伟霆发了信息,说傍晚的时候来接他


陈伟霆跟李易峰打了几盘斗地主,把欢乐豆都输光了,才想起亲爱的小助理的“傍晚见”

他拉了把满脸怨气的李易峰,说:“上班去”

李易峰一把给退开了,问他去哪

“我也不知道”

“远么”

“应该吧”

“那咋去”

“不知道”


李易峰这会真的想撸起袖子把这位大老板揍成个大猪头



换了套衣服两个人才慢悠悠地下楼,李易峰看了看周围,对陈伟霆一脸假笑,说:“霆,你就在此地勿动”

“你要去买橘子?”

“小爷去给咱俩整辆车!!!”

说罢,小李就脚踩风火轮走了



大伦这时候来了,把车停在了陈伟霆对面的大马路,怕自己老板看不到自己,还走出车外死命向陈伟霆招手

“老!板!快!来!啊!”

“快!来!啊!”

“来!啊!”

“啊!”


他吼得很大声,耐何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更大声,对于远处的陈伟霆来说,大伦这一蹦一跳还招手的动作像极了某些门口站着的老妈妈

他怎么好像还在说“老板快来玩啊”???



陈伟霆疑惑之际,看到李易峰推着辆小绿车来了

李易峰拍了拍那个塑料后座,说:“上车吧”

看陈伟霆不动,李易峰踹了他一脚

“快啊,爸爸可是交了九十九块钱押金的”


陈伟霆无奈地指了指马路边

李易峰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也看到了一蹦一跳的大伦


“咦,这不是你的败家小助理么……”

“嗯……”


“这一蹦一跳干嘛么”

“怎么好像还在说什么快来玩啊”


陈伟霆想了想,说:“他可能是来嘲讽我这个贫穷老板的”


李易峰心想嘿毕竟是住在我家的狗子可不能让人给欺负了


李易峰说“没事哥哥替你报仇”

说罢又拍拍后座,叫陈伟霆坐

陈伟霆乖乖坐了上去


只见小李把路边卖衣服老大爷的那个正在狂喊“九块九错过了就没有”的大喇叭抢了过来,说大爷我借一哈啊

小李拿了喇叭,一屁股坐上了小绿车的骑座


小李坐稳了,摁开了喇叭

气吞山河地朝对边的大伦喊了句

“滚!!!”


小李把大喇叭放在了车篮里,蹬起了小绿车

小绿车biubiu启动了,刚踩了一米不到,大喇叭里又传来了一句气吞山河的“滚!!!”


小李把车停了下来,只听到大喇叭又传来了一声“滚!!!”


小李拿起来乱摁一通,想不到把声音放更大了,还加快了倍速,变成了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小李着急地喊:“不是啊这咋回事!”


在陈伟霆的狂笑中,他听到了大爷的怒吼

“你丫的摁到录音了!!!”








哈喽,妖怪【1】

[过往]

关于维和师老陈和抓妖师峰峰的过去的故事

我!这!次!写!了!好!多!字!啊!

————————————————————————

寻仙是一个道行很深的抓妖师

他留着长长的胡子,常年在山上修炼

寻仙没有孩子,也不知是哪一年,下山游历的寻仙捡回了一个孩子,并给他取名为扶苏

扶苏从小跟着寻仙,喊寻仙师傅,跟着寻仙一起练功修行

等扶苏大了些,寻仙就领着小扶苏下山去茶楼里听戏喝茶,小扶苏对听戏很是喜欢,寻仙便每个月都十七带着扶苏来茶楼

茶楼的老板娘是个好客的主,每回寻仙领着小扶苏来她都偷偷给扶苏塞零食,一会是花生糖,一会又或是马蹄糕

老板娘有个儿子,名为百越

每回师徒二人来,百越总是好奇地凑过去问东问西,一来二去,对练功是愈发地喜欢,每回都跟母亲嚷嚷着要跟扶苏上山学抓妖怪

母亲被问烦了,让他自己去问寻仙愿不愿意收他

小百越红着脸去问,怯生生的样子逗乐了寻仙

寻仙说:“练功可是很辛苦的”

小扶苏也说:“每天都要早起呢”

百越想了想,认真地说:“我不怕!”

自此之后,山上的道观里便多了一个孩子

扶苏和百越平时也打打闹闹,到给这寂静的山林增添了几分活力

扶苏比百越入门早,修行自然也比百越高,可百越年纪大,两人总争着让对方喊自己“师兄”

十五岁那年的比试,扶苏落后了一些,输了百越一剑,百越说输了就得认,扶苏便腆着脸,红着眼喊了句“师兄”

百越应了一声,上前擦了擦扶苏的眼泪,又趁机揉了一把扶苏的小脸

“放心,师兄会好好疼你的”


十七岁那年,寻仙闭关修炼,那年的每月十七,便只有扶苏和百越一块下山了

百越回去看家人,扶苏便自己去市集上逛,两人约好第二天早晨再一块回去

扶苏逛着市集,注意力被一些有趣新奇的东西给吸引住了,不知不觉走到了黄昏,想着百越等他可能等着急了,他便特意绕了条小道回茶楼

小道没什么人,扶苏就这么踩着自己的影子走着,突然听到了一声“救命”

扶苏闻声而去,只见一个年轻男子背着一个行囊往前跑,他的身后跟着的,是一只獠牙锋利,目露凶光的妖兽

扶苏心想着救人要紧,飞身过去,正一脚踹中了那只妖的腹部,妖受力倒下,但又马上爬起,朝那人奔去

扶苏把人护在身后,正准备出掌,便被利爪划伤了衣裳,但扶苏没理会,拔出长剑,与妖兽开始了搏斗

那只妖似乎受伤了,扶苏没出手几下,它便完全倒在地上,怕它伤人,扶苏走了过去,一手扣住了妖兽的脑袋

“没伤着你吧”,扶苏问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摇摇头,看着地上受伤的妖,脸上害怕的神情也渐渐褪去了

“少侠”,年轻人这么喊扶苏

“如果可以,杀了它吧”

扶苏看着年轻人漠然的表情,轻轻放下了长剑,掏出了一把短刃

那是一把除妖刀,寻仙在刀上念了咒,这一刃下去,所有妖兽,必死无疑

扶苏放开了蒙住妖兽眼睛的手,才发现那双眼睛里,全是泪水

妖兽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在求饶

扶苏握着利刃的手抖了抖,似乎心软了

一旁看着的年轻人突然冲了上来,摁住了扶苏的手往下一刺

这一刀,正中心脏

年轻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随后一把拉起扶苏

“少侠,你的伤口”,说罢,他打开行囊,拿了块布给扶苏包扎

扶苏呆呆地看着逐渐消失的妖,任由着年轻人帮他包扎

包扎完了,他正想跟年轻人道谢,却看见他的包里滚出了一个碧绿色的小球

“这是什么?”,扶苏问

“母亲的一些小首饰罢了”

年轻人背起行囊,朝扶苏点点头,道了声谢谢就走了

扶苏回到百越家时已经天黑了,百越的母亲替他们留了饭菜,百越则趴在桌上等他,没曾想却睡着了

百越被扶苏摇醒,一抬眼就看到他手臂上的伤

“师兄,我今天,杀了一只妖”

可百越仿佛没听到一般,直接拉起他拿着行囊往外走

“回山上去,被妖伤着可不是小事”

天黑的山路不好走,百越就拉着扶苏没伤着的那只手往上走

扶苏平时觉得上山没什么难,不知这次是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路还没走多久,他便觉得头有些发昏,脚也有些发软

他很想再往前走,却迷迷糊糊倒在了百越的怀里


最后是百越把他背回了道观

寻仙在闭关修炼,可百越在这时把所有的规矩都抛在脑后了,只管一个劲地拍门和喊师傅

寻仙打开门时还带着一股子怒气,可看到倒在地上的两位徒弟心还是颤了好一会

扶苏的伤口上有妖气,寻仙找了好一会丹药给他服下才见好转些,他让百越照顾好扶苏,自己打算天亮些再去采些药草

“师傅,师弟会没事的吧”

“把妖气抑制住就行了”

百越回到房间时看到扶苏迷迷糊糊睁开眼醒了,赶快过去扶了他一把

扶苏说坐着不舒服,百越便坐了过去,让扶苏靠在自己身上

“师兄,我这是怎么了”

“病了罢了”

“会死么”

百越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会的”

“我的小扶苏,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扶苏在他身上靠了会,抬眼便看到了百越的脸

时间过得真快啊,扶苏想,刚见到百越那会,还是个小屁孩,这才过了几年,就长成了这么高大英俊的一个人了

扶苏想摸摸他的眉毛,摸摸他的脸,摸一摸他们一同走过的这些年光阴

这么想着,他便做了

一下一下地摸着,突然被一双温暖的手包住了

“好好睡个觉,早点好起来,师兄的脸,任你摸千遍万遍”


扶苏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到百越死了,梦到师傅也不在了,他一下被惊醒,抬头便看到了趴在床边睡着了的百越

梦都是相反的,扶苏想

寻仙在晌午时回来了,背着筐药草,喊百越去煎药了

他坐在了床边,心疼地摸了摸扶苏的额头

“好孩子,会没事的”

扶苏的病是一天天好起来了,寻仙也放下心了,这才再次闭关修炼,闭关前,还嘱咐好二位弟子要照顾好自己

“若下山遇到有难之人,定要帮忙”

山上的日子一下子变得清净了,寻仙闭关,浮生养病,只剩百越一人偶尔打扫门前的落叶

而人间这时却并不太平,也不知是从哪传出的,说人吃了妖的内丹可以长生不老,一时间,杀妖之人暴增,为财也有,为私也有,但终归逃不开一个“利”字

人在杀,妖在逃,也有妖奋起反抗杀人,一时间,人妖混战,人间一片混乱

不少人上山来求寻仙下山救人,没叫来寻仙,却叫来了他的二位弟子

扶苏伤好的差不多了,百越便也随他跟着自己一块去了

半年多时间没下山,人间改变似乎很大

人妖虽本不同,但最初也没有势不两立的局面,而如今,互相残杀,一片混乱

扶苏也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妖了,他保护了孩子,保护了老人,还被大家称为了一名很厉害的抓妖师

他自认为保护了世人,便自认为做了件正确的事

直到他抓住了一只受伤的狐妖,狐妖在他下刀前用尽气力朝他喊道:

“他们是要了我的命啊!我保护自己有错么!”

“如果是你,你能怎么办!”

扶苏愣住了,脑海里突然浮出了第一次遇见的那只妖

它的眼里全是无助与害怕

扶苏放下了刀,对那只狐妖说:

“你走吧”

百越去了北方救人,扶苏一个人回了住处,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

这世上,所有的妖都是坏的么

扶苏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打听到了实情,也终于知道了妖兽暴动的原因

他一直以为是妖兽要夺人命,现在看来,事实倒是反过来了

找到最先开始的那个人,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听闻那个人是第一个进献内丹给当今圣上的人,现如今,早已当了国师

扶苏翻了宫墙,看到了那位国师

想不到正是自己当初救下的那位年轻人

扶苏苦笑,这么想着,自己才是最开始的罪魁祸首

年轻人也转过头,看到了扶苏

先是愣了愣,随后便笑着招呼他过去

“这可是城里鼎鼎有名的抓妖师啊,久闻大名了”

扶苏没应,冷脸看着他

“倒也多谢你当初救了我,如果不介意,能否有机会请你喝杯茶,再道道这些年的人间事”

扶苏去了

“妖是无辜的”,扶苏说

年轻人给他倒了一杯茶,也说:“确实”

“可这世上,总有人想长生不老,有人想,自然便会有人去做”

“你这是什么混账说法!”

年轻人朝他笑,说:“别急,喝杯茶再听我说”

扶苏喝下了那杯茶,等着年轻人再说一句解释话

还没等到,他便晕倒了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上,周围围了一圈人,他强撑着站起来,发现自己白净的双手变成了妖兽的利爪

周围的人一直盯着他看,突然不知是谁喊出了声

“这是一只妖啊!”

“城里鼎鼎有名的抓妖师想不到也是妖啊!”

众人围他,推他,打他,他透过人群,看到那个年轻人站在原处露出了一个胜利般的微笑

他记得模糊中,年轻人跟他说

“妖气这种东西,可压制,不可灭”

“当初的那道伤,倒成了要你命的东西”

是那杯茶

那杯被他无意喝下去的茶,正藏着唤醒他体内妖气的邪药

扶苏想看清人群中的脸,他看到了救过的妇孺,救过的少年们,渐渐地,视线逐渐被泪水模糊了

很突然地,一双大手把他拉进了怀里

他说,师兄来带你走了

他真的把带他走了,把带他回了家,也把像受惊小兽一般的他带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扶苏在百越的怀里睡着了

醒来时,扶苏迷迷糊糊听到外边有人在争吵,透过窗子去看,看到了月光下的两道人影

正是百越与他的母亲

百越的母亲早已没了先前的温柔模样,满脸都是泪痕,她拉着百越的肩膀,几乎是尖叫着吼道:“他是一只妖啊!是会害人命的妖啊!你离他远点!”

百越看向母亲,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是我师弟,他不会害人的”

说罢,他轻轻拂开了母亲的手,慢慢跪在了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所有事情我都能听您的,但要放下扶苏不管,我做不到”

“事情会解决的,等一切都好了,我会回来看您的”

百越回来了

他轻手轻脚地收拾好东西,再缓缓抱起了扶苏

“别怕”,他说

百越带着他东躲西躲,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藏身的小酒楼

扶苏的意识也算渐渐清醒了,连他自己也没怎么想到,醒来时,对百越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不值得”

“我真的不值得”

“最先惹起祸端的是我,而我最不愿看到的,是你替我承受这一切”


百越没出声,过了好一会才走上前去摸摸扶苏的脸

“值”




课间听到同学说老爷子不在了,有一瞬间心感觉空空的

让我有梦可做的一个人,不在了

很感谢能遇见漫威,遇见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美好梦境

生命会消逝,但梦会永远在

感谢

一路走好,我的筑梦师

【山花】遇见


源于下午一觉醒来时,手机上正好切到的那首《遇见》

“小白,你说,要是我们能早点遇见对方,会怎么样呢”

白敬亭翻了个身,看向了魏大勋

如果早一点遇见,会怎么样呢

早一点遇见,我还年轻,还不太懂得如何去面对感情,可能会把你所有的示好都当成普通朋友间的相处,可能把自己心底冒出的那一点点欢欣都只当成多想

但我也可能会勇敢些,勇敢到把所有的欢喜都说出来,再不管不顾地放下这一份感情,把一切都重新开始

白敬亭想了很多,但却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出口变成了三个字

“不知道”

魏大勋搂过他,想了想,又问:“要是晚点呢”

“晚点你爸爸就决定自个跟鞋过日子了”

魏大勋笑了,很温柔地说:

“所以啊,我们所有的遇见都是恰到时机的”

“老天爷安排我们相遇,又让我们相爱了”

“不”,白敬亭突然打断了他

“不是老天爷让我们相爱的”

“是我们自己”





我真的要死在sls的这个眼神里了😭

哈喽,妖怪【三】

(沙雕预警)

我举报!!!某维和师滥用职权去泡靓仔了!!!


李易峰躺了几天就无聊得发霉,跟陈伟霆嚷嚷着要出院

陈伟霆点点头说好,看着医生在李易峰手腕上裹了几圈纱布,再默默从背后拿出了一个行李箱

“走吧,我跟你回家”

小李一脸懵逼地看着他,只听到陈伟霆说了句:“我破产了,没地方住”

“收留我吧”


李易峰刚醒那会,迷迷糊糊听到陈伟霆问他还记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他头疼得不行,直接捂着耳朵转个身留给了陈伟霆一个后背

想你个大猪蹄,你哥哥我现在要睡觉

陈伟霆和小助理默默看着小李的后背,无奈地叹了口气,最后小助理大伦看着急了,拉着陈伟霆往外走

“不是吧老大,就他这样真有你说得这么厉害”

陈伟霆点点头

“那他现在咋这样病恹恹的,他该不会变身吧”

陈伟霆摇摇头,说:“这我真的不知道啊”

big伦看自家老大一问三不知,小声问老大要不要去私底下调查李易峰,陈伟霆想了会,说:

“我来亲自调查他吧”


李易峰出院那天,big伦亲自来庆祝自家老大摆脱病号重新上班,门都没进,就听见陈伟霆说他破产了

窝得哈盆???我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呢???

大伦一着急就冲了进去,看到拿着行李箱站着的陈伟霆,还有坐在床上一脸懵逼的李易峰,陈伟霆见到他也惊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表情,默默走了过来,拍了下大伦的肩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理”

“不对,是前助理”

“我这次破产,就是他把我的钱败完了”

李易峰这会也看向了小助理,问他:“你家老板真的破产了么”

大伦一脸懵逼看向陈伟霆,只见社会你霆一下捂住了他的嘴,说了句:“他说是”

“他还说,你这次的医药费,老板没钱他来付”

“那他可真是个好员工”

说罢,陈伟霆放开了大伦,笑着朝李易峰走了过去

“走吧,我们回家”

一旁的大伦真的欲哭无泪了,咋子,你俩演青春偶像剧呢!!!

我呢,只有悲剧!!!


李易峰收拾了东西,在小助理一脸怨念的表情下半信半疑地拖着陈伟霆回去了

李易峰家在一个旧小区里,房子不大,乱倒是挺乱的,李易峰进了门拖了鞋,把地上堆着的衣服往边上空出了一小块地方,自己一屁股坐了下来,还招呼陈伟霆一块坐

陈伟霆拿着行李箱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他忘了瞥了瞥,发现小屋子里只有一间房

“你说我睡哪呢”

李易峰又挪了挪另一堆衣服,说:
“这不是有地方睡么”

“…………”

“对了大老板,我的工钱呢”

陈伟霆心里悄声骂着他财奴,另一边又默默掏出钱包把里边最后的五百块递给他

“没钱了”,说着,陈伟霆还把钱包翻过来倒了倒,一个钢镚都倒不出来

李易峰默默看着,最后起了个身,拍拍屁股说我要出去一趟,你把屋子收拾一下


这李易峰一去就是个把两个钟,回来的时候提着一大袋零食,发现陈伟霆把家里收拾得挺干净的,自个还坐在地上安静地喝茶

李易峰把零食往地上一丢,也挤过去跟陈伟霆讨杯茶喝

“为了庆祝我们伟大的维和使亲自光临我的小地盘,我特地去买了好吃的”

“然后呢”

“没钱了呗”

陈伟霆内心一万句mmp,心想这过不了几天我俩就得上街讨饭了,但最后,他只能淡定地,高雅地点个头,说句“嗯”


李易峰开了包薯片凑了过来,故作神秘地说:“告诉你,我看了新闻,说今晚有流星雨”

“嗯?”

“我俩今晚一块去看吧”

“为什么”

“这样我俩可以一起许愿,一起发大财”

陈伟霆心想这孩子一定不是什么失忆了

这他娘的是脑子被门夹了!!!


但是,千句万句mmp,最后都被陈伟霆凝成了一个字:

“嗯”


心里想着不要,晚上陈伟霆还是跟着李易峰一块上天台去等传说中的流星雨

晚上天冷,李易峰往地上滚了张席子,裹了件大棉袄就往上边坐,陈伟霆没有厚衣服,被迫无奈,只能披上李易峰给他精心准备的

大棉被……


过了很久,久到李易峰嗑瓜子都嗑睡着了,陈伟霆还是没看到那场传说中的流星雨,他叹了口气准备叫李易峰走,一扭头就看到了对方睡得迷迷糊糊的小脸蛋

唉,这么大个人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要不今天就满足下小孩的心愿吧

想着,陈伟霆摸出了手机,打通了个电话


天上负责掌管星星的小神叫放星,放星倒也是个可怜的主,别人都在睡觉的时候他却要上班,别人做着香甜的美梦时他只能对着一堆发亮的星星睁眼发呆

常年累计下来,放星的怨气跟他的黑眼圈一样重

陈伟霆一通电话打来时,他正往黑色幕布上撒星星,顺便打了他今晚第十个哈欠

“干什么!”,放星怒气冲冲地说

“今晚有流星么”,陈伟霆问

“流星?!千年不遇一会好么,你知道我扔一颗星甩出一个流星得费多大力,钱又没得,力又花一大把,你当我免费苦力,想让我给你扔就扔嘛……巴拉巴拉……”

陈伟霆听着放星吧啦吧啦了一大堆,最终找到对方喘气歇息的空闲,说了句

“今晚给我整场流星雨,我跟你主管说,给你加奖金”

“早说不就好了么!”

“你让我有机会说了么”

“行,我放星,办事你放心”

陈伟霆等了十几分钟还是啥也没看到,正准备再打个电话过去轰炸放星,一抬头就看到一个流星划过天际

接着,第二颗

第三颗

很多颗

他赶快摇醒了李易峰,说:“快许愿吧”

李易峰揉了揉眼睛,看着天上一闪而过的流星,赶快又闭上了眼睛低头许愿

“许好了么”

“嗯”

李易峰抬起头来看他,在星光的映衬下,陈伟霆冷冷的帅脸莫名多了几分温柔

果然靓仔都是人间宝藏啊啊啊

陈伟霆被李易峰盯得有些脸发烫,正在这时,电话铃适时地响了

陈伟霆一看,哎,是我亲爱的小助理哎

一接起电话,就听到对面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叫声

“老板!!!破产了我们不怕!!!有个大老板说有个事情要找你帮忙”

“我!们!要!有!钱!啦!”

陈伟霆被这声浪冲得有些晕了头,放下电话凑近李易峰说:

“看来你的愿望成真了”

“我们要上班赚钱发大财了”